初云之初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染画读书www.lifegrace.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说着,毛丛丛斜了丈夫一眼:“

与其信他,还不如等哪天你走了,像淮安侯夫人那样把中山侯的爵位过渡给我呢!”

庾言满口答应:“好好好,哪天我要不行了,一定专门留下遗嘱,把爵位的职权过渡给你!”

毛丛丛颇娇俏的哼了一声,倒是笑了。

笑过之后想到正事,神色又凝重起来:“听程纲话里的意思,参与此事的人只怕不在少数呢。”

她出身侯府,母亲又是公府之女,社交圈子几乎皆是勋贵要员,程纲说“夫人会在其中见到许多令你大感意外的人”,一是指与他同流合污的人极其之多,二来也有暗指有些极其显赫之人参与其中的意思,思之令人心惊

庾言握着妻子的手,眉头微皱:“他说起淮安侯夫人的那几句话....很有值得推敲的地方。

毛丛丛也觉纳闷:“他居然说淮安侯夫人不蠢?!”

说着,她都忍不住白了丈夫一眼:“倘若祖父把广德侯的爵位给了我,哪怕来个天仙似的男人,也别想叫我把爵位给他!”庾言听得忍俊不禁,思绪却飘到了远处:“在程纲口中,世袭的爵位居然不是最珍贵的?他意图以广德侯的爵位来打动你,又是希望从中谋取到什么利益?”说话间的功夫,夫妻俩到了楼下,自然而然的松开手,止住言辞。

天雪楼外早不复先前的熙熙攘攘,负兵曳甲的卫士将附近几条街道都封锁住,一派冷厉肃杀之像,着玄甲的是金吾卫,盔上有白羽的是羽林卫。程纲已经被拿下,双手负于身后,嘴被堵得严严实实。

见庚言夫妇下楼,羽林卫中郎将于朴翻身下马,客气的朝二人抱拳:“某幸不辱命,贤伉俪可来确定贼人是否是程纲无误。庾言还礼,略略后退一步。

毛丛丛近前看了眼,很确定的点头:“是他。”

于朴一挥手,便有卫士近前来用黑布

套住了程纲头脸,他朝那夫妇二人点头致意:“我这便押解他往金吾狱去受审。

几人就此别过。

庾言要送妻子回去,毛丛丛没叫他送:“这边抓了程纲,之后两卫怕是有的忙,我自己又不是不认得路。她眉头微蹙,小声同丈夫说:

”倒不是我要泼冷水,而是照程纲之前表露出来的意思来看,恐怕审问不出太多东西呢。

庾言心里其实也有这个顾虑,伸手抱了抱妻子,他带着人往金吾卫去了。

一直到了深夜时分,他才回府。

进门搁下佩刀,迟疑几瞬,却没有回房去,而是使人去打探:“阿耶睡了没有?”

随从看了眼时辰,饶是知道结果,还是认命的去走了一遭,继而回来回票:“正房那边说,侯爷已经睡下了。”庾言短暂的犹豫一会儿,道:“无妨,那就把他叫起来吧!”

随从:...."

毛丛丛这会儿也没睡,稍显困乏的从内室出来,倒是猜到了丈夫要去做什么:“程纲没吐出来?”庾言神色有些疲乏,点一下头,复又摇头,最后说:“你明日还要往越国公府去,早些歇着吧,我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毛丛丛如实说:“心里边存着疑影,我怎么睡得着?”

庾言叹了口气:“那就等我回来。”

虽然正值午夜,但侯府里却也不是漆黑一片,庾言甚至于没叫人掌灯,就着廊灯,借一点月色,一片寂静中往正房去。中山侯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睡到一半又被人喊起来,迷迷瞪瞪的对着帐顶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认命的起身。“深更半夜的,出什么事了?”

庾言环顾了一下四遭,没有言语。

中山侯见状,便会意的遣退侍从,等人都走了,才道:“这总可以说了吧?”

庾言这才低声将今日之事讲了:“我听程纲的意思,好像本朝这些世袭的爵位,除了爵位本身之外,还有些更要紧的意味?”中山侯神色微变。

庾言看出来了,心脏不由得漏跳了一拍,低声又叫了句:“阿耶?”

中山侯默然良久,终于起身,转动开关,打开了密室,留下一句:“随我进来。”

庾言环顾四遭,快步跟了进去。

密室里留有通风口,点着长明灯。

中山侯很谨慎的把门关紧,检查过四遭之后,头一句就是:“你要发誓,我今天告诉你的,除了将来继承中山侯爵位的后嗣,不可以告诉任何人一一包括毛氏!”

庾言心头一震:“阿耶.....

中山侯一掌击在案上,厉声道:“答应我!”

庾言神色一凛,正容道:“我发誓,绝对不把您今天告诉我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丛丛。”

中山侯听罢,显而易见的松了口气,不知想到什么,神色忽的

勺萎靡起来:

“原本该是等我

要咽气的时候,才能告诉你的,但是有鉴于老淮安侯的例子,早一点告诉后继者人,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庾言起初听得莫名,思绪稍一转动,忽然间明白过来。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娇姝

娇姝

甜糯
◆坚韧聪慧小娘子VS冷酷疯批美强惨◆ 1.永平侯府子女众多,闻姝亲娘早逝,在府中备受欺压。 八岁时,父亲又领回来一个外室子,与她境遇相同,闻姝帮过他几次,此后便有了玩伴。 年岁渐长,闻姝出落的仙姿玉色,可到议亲之际上门提亲之人却十分不堪。 更令她没想到的是,永平侯府的外室子,她的四哥,竟是天家流落在外的皇子。 一朝寻回,圣上册为燕王。 而这时,侯夫人竟要闻姝去给嫡姐做“媵妾”,她自然不愿。 闻姝想
都市 连载 15万字
大佬他怀了野狗崽[重生]

大佬他怀了野狗崽[重生]

中意意呀
【预收《你没事装什么β》文案见下方】燕城响当当的一号人物,金玉庭的小老板郑秋白,有传言讲他艳情史颇丰,床上客入幕宾极多,男女不禁,敞怀而迎。传言有真有假,可郑秋白过的也的确是惹人眼热的香艳日子。郑秋白本以为自己终日流连花草丛,逢场作戏,一双眼早已练就火眼金睛,真情假意片刻区分。偏偏他眼瞎心盲,所托非人,看错真爱,连死都不过是渣男未来爱情的铺垫。他只是一颗,在足够风光时折损,给主角做衬托的垫脚石。郑
都市 连载 16万字
你看我像人吗

你看我像人吗

AnnyAl
癫子葵花凤头(受)与娱乐圈打工人(攻) 因为剧情需要,剧组租来了一只葵花凤头鹦鹉,而作为要与鹦鹉搭戏的演员,秦观止被要求休息时抽出时间与鹦鹉相处,增进人鸟感情方便拍摄。 鹦鹉会说话,会唱歌,还会跳舞,秦观止喜欢的不行,甚至自掏腰包买来一堆小玩具陪鹦鹉玩。 一日,秦观止突发奇想,教了鹦鹉一句话:你看我像人吗? 鹦鹉很聪明,很快就学会了这句话,并时不时问秦观止:“你看我像人吗?” 秦观止配合回答:“像
都市 连载 12万字
权力是女人最好的医美

权力是女人最好的医美

大白牙牙牙
野心勃勃的王爷爱人权倾朝野的大将军爹相依为命的皇帝儿子而我是夹在他们中间的摄政太后爱人说:“待我称帝,卿卿便是国朝最尊贵的皇后。”父亲说:“待我称帝,吾儿便是国朝最受宠的公主。”儿子说:“儿臣会永远孝敬母后,尊奉母后。”他们都在向我赌咒发誓,试图用爱情、亲情打动我,让我将手中的权力交出去。可是,谁能保证爱人永远不背叛,亲人永远不反目,母子永远不相负?唯有权力。唯有真真切切握在手中的权力不会辜负我。
都市 连载 8万字
幼崽,但同时在四本书当恶毒男配

幼崽,但同时在四本书当恶毒男配

忘书
【15点前更新】穿书局的负面角色严重缺人,系统抓到合适“坏种”立即进行恶毒男配的岗前培训:[你要让反派爱上你,再反手毁掉他们的人生,对应这次同时负责的三本书就是让反派霸总瞎眼、让反派校霸断腿、让反派影帝毁容,这对恶毒的你来说很简单吧?]时允允双手握拳:[没戳!宝超恶毒哒!]系统眼前一黑:[???哪来的婴儿工!!!!]*系统跑路了,时允允依旧找上反派大佬。周一周二去公司——顶着一张与霸总三分相似的小
都市 连载 19万字
从鱼

从鱼

春溪笛晓
新皇登基,遍赏功臣,人在农家的江从鱼也被找回来带到京城……据说当年他爹为维护还是太子的新皇惨遭杀害,且江家九族死剩他一个野小子。新皇满心愧疚,什么金银财宝、什么宅子田庄、什么爵位官职,给他,给他,统统都给他!江从鱼兴冲冲前往京师准备开始自己的快乐生活,可惜临门一脚被御史们极力死谏:“朝廷命官不识字不太好吧?”于是在保送入朝之前,江从鱼要先到国子监混个学历。江从鱼:?江从鱼:谁告诉你们我不识字的?算
都市 连载 10万字